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pc蛋蛋幸运28算法:树欲静而风不止——说说三无战神头脑中的阶级斗争

2018-06-22 11:39:50  来源:幸运28投注技巧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树欲静而风不止

幸运28投注技巧 www.5gbw.com.cn ——回复三无战神网友之二

  三无战神对我评方方们的观点,发表了一些与阶级斗争相关的议论,结论是:“现在还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天下,不存在什么反攻倒算之类”——

  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作为战争年代后的向和平年代过渡的过渡期维持一段时间是必然的,但它终会作为一种与人类所向往的轻松欢快的环境格格不入而离去。人民需要的是一种轻松欢乐的生活环境,而不是整天扳着脸搞政治运动的紧张气氛。

  事物也有主次之分,您深感不安的所谓阶级斗争,在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地改革时期,是主要矛盾,而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不能当年那样搞了。时代已过去。现在的我们的敌人,主要以国内外敌对势力与国内危害国家安全,制造动乱的人。显然,这不是您批的那些亮剑、莫言、方方这类人或事。

  方方的写软埋的动机,不能简单地认为是复辟与反攻倒算的。因为目前的环境下不存在复辟与反攻倒算之类。至于说她发泄不满之类,本人觉得,她写这些,只能是为了争国际文学大奖,而非发泄什么不满。因社会背景已改变,发泄已没什么意义,反而面临断送前程的风险。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学莫言,写些迎合西方文学界的权威们的心理,突出我们革命运动中的某些负面罢了。

  老爷子这类,什么都爱上纲上线,与阶级斗争乱联系,其实就是极左思想严重的人。

  阶级斗争,是两极分化引起的贫富间不可协调的斗争,我们的目的就是消除两级分化,避免贫富差距拉大而出现暴力。消灭人剥削的不公平社会制度,也基于此。

  阶级斗争,是一种暴力方式体现的,你死我活的争斗。一场大战,有时数百万人,甚至是数千万人死伤,面对这些,老先生能把这些美名曰:非屠杀么?所以,老先生的提法,概念很模糊。

  那老太婆只是突出了某一历史片段而已,说她那样说是反攻倒算,想变天之类,其实是笑话。现在我国不存在当年那种国民党反动派攻占苏区后捕杀革命干部群众的反攻倒算的事,说反攻倒算,其实是一种对党和国家现行政策的偏见。现在还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天下,不存在什么反攻倒算之类。

  ——三无战神头脑中的阶级斗争,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是战争年代;是两极分化引起的贫富间不可协调的斗争;是一种暴力方式体现的,你死我活的争斗。

  这些只是阶级斗争的一个方面,这是阶级斗争表现最为激烈的流血一面的斗争,他不知道、或者不承认还有另一方面。这另一方面,是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观念形态下的阶级斗争。这一方面的阶级斗争,同样在世界上各个国家存在着、斗争着。

  停止以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并没有停止,更没有熄灭。我们简要回顾回顾这一段历史。

  1978年春季,位于当时北京西单文化广场南侧一带的一道灰色矮墙,被称为“西单民主墙”。攻击毛主席、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从这里开始。

  1978年底,一些所谓非官方的报纸刊物如《四五论坛》、《北京之春》、《人权同盟》、《探索》、《今天》、《沃土》,还有青岛的《海浪花》、贵州的《启蒙》等,把攻击毛主席、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张贴在这个墙上,其影响扩展到全国主要城市。时称“西单民主墙运动”。

  1979年12月6日,为了维护首都交通和人民生活、工作的正常秩序,整顿首都市容,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和人民政府决定,禁止了“西单墙”。

  “西单墙”出现后,引起党中央的重视。1979年3月30日,小平同志发表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讲话。他阐述四项基本原则以后指出:

  “上海有个所谓‘民主讨论会’,其中有些人诽谤毛泽东同志,打出大幅反革命标语,鼓吹“万恶之源是无产阶级专政”,要“坚决彻底批判中国共产党”。他们认为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好,因此中国现在不是搞四个现代化的问题,而是应当实行他们的所谓‘社会改革’,也就是搞资本主义那一套。”

  进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冒出方励之、王若望等一些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在他们煽动下,学生上街闹事,学潮不断,1989年春夏之交,终于酿成动乱和暴乱!在动乱时,美国之音全力鼓噪,暴乱之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我国进行制裁!动乱和暴乱,震动全国、全世界!

  邓小平同志指出:“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大小的问题。”

  小平同志领导全党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进行了坚决地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进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出现苏联解体,东欧聚变,世界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低谷,西方反共势力和中国的反马克思主义分子趁虚而入,历史虚无主义猖狂起来!在文学领域表现十分突出。闫玉清同志指出:“奇奇怪怪的诗歌,不着边际的散文,乱发议论的杂文,胡编乱造的小说,以雷人情节博人眼球的影视剧,网络媒体各色各样的段子等等”。方方的小说《软埋》的出笼,可谓达到了顶点。

  苏联解体,“诺贝尔文学奖”功不可没。进入二十一世纪,这个“奖”打进了中国。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给了高行健,我国对瑞典文学院作了义正词严的回答——

  外交部发言人指出: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把这一奖项颁发给高行健,“有不可告人的政治图谋”。

  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指出:瑞典文学院的倒行逆施,极大地伤害了中华民族的感情,这是对12亿中国人民的严重挑衅。我们可以认定,瑞典文学院是一贯反动,一贯敌视红色政权,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

  中国作家协会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看来,诺贝尔文学奖此举不是从文学角度评选,而是有其政治标准。这表明,诺贝尔文学奖实质上已被用于政治目的,失去了权威性。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给了莫言,我国180度的大转弯:热烈欢迎!一时间“诺贝尔文学奖热”!“莫言热”!热得烫手,至今一些人还在“热”!

  “诺贝尔文学奖”为什么给高行健、莫言?瑞典文学院给他们的授奖词说的很清楚。

  给高的授奖词:“对专制国家的强烈的疏离让作者在八十年代早期深入到中国南方及西南部地区。……因为反对因意识形态上的专制而导致思想的屈从与一元化,他对儒家正统以及马克思主义学说一直持猛烈批判的态度。”

  给莫的授奖词:“莫言的故事用神话和寓言做掩饰,将价值观置于故事的主题。在莫言笔下没有毛时代中国的〝标准人民〞,而是充满活力、不惜用不道德的手段来满足他们的生活,打破被命运和政治划下的牢笼。”

  “莫言所描述的过去,不是共产主义宣传画报里的快乐历史。他用夸张、滑稽模仿加上变异的神话和民间故事,对50年来的宣传进行修正,并令人信服。”

  “在他最著名的小说《丰乳肥臀》中,从女性视角描述了大跃进和1960年的大饥荒,用嘲笑的笔法写革命伪科学试图用兔子精液让母羊受孕,并把所有对此表示怀疑的人斥为右派分子。小说结尾描述的90年代新资本主义,骗子们卖化妆品致富,仍在试图用异体受精孵出凤凰。”

  这两个人一个是“对儒家正统以及马克思主义学说一直持猛烈批判的态度”;一个是对“共产主义……进行修正,并令人信服”

  这就是说凡是中国作家,不反共产主义,绝对得不了“诺贝尔文学奖”!

  进入二十一世纪还有一个事件:2011年1月11日,偷偷地在天安门广场立起了孔丘高大的塑像,与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画像对峙!

  孔像立起后,一些人得意忘形地叫喊——

  “这是中国政治的主流话语从革命话语中解脱的一个标志”;

  “告别革命话语之后,则必须要新的政治认同来填补空白,建立文化,族群和政治体制上的走出革命话语的必然选择”;

  “‘国家、民族’概念的支柱入驻天安门广场,并且矗立在国家博物馆之前,实在是顺理成章”;

  “孔子和儒家文化提供我们的不是一成不变的教条,而是行动的出发点和指南针”;

  “至少在部分国人眼中,孔子已经不再是一个负面人物”;

  “孔子笑到了最后,孔子蹒跚着回来了。首先在文化与政治的边缘地带,最终在国家博物馆,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孔子微笑着矗立起来”;

  “面对古朴温和但目光坚定的孔子像,一位道友不禁潸然泪下,长跪不起,喃喃地说:我们的夫子终于回家了”!

  立像者想干什么?他们要用孔子取代毛主席!他们要用孔孟之道取代毛泽东思想!

  此事引起众怒,立像者,又偷偷地将孔像移开了。

  2016年《软埋》出笼!各种媒体争先恐后的报道,争先恐后的采访方方,受到大肆吹捧,得大奖,不可一世!

  被方方们称为“极左分子”的富有正义的人们,奋起评《软埋》、批方方们的观点,《软埋》下架了!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历史,必须看到:历史是在斗争中前进的,没有斗争和斗争的胜利,就没有今天的大好形势

  三无战神说:“人民需要的是一种轻松欢乐的生活环境”,没有斗争和斗争的胜利,就没有人民需要的轻松欢乐的生活环境。

  学生上街闹事,出现动乱、暴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煽动起来的,对错误的、反动的思潮不进行斗争,闹事、动乱、暴乱会不断的发生,会有人民需要的轻松欢乐的生活环境吗?

  三无战神说:“方方的写软埋的动机,不能简单地认为是复辟与反攻倒算的。因为目前的环境下不存在复辟与反攻倒算之类。至于说她发泄不满之类,本人觉得,她写这些,只能是为了争国际文学大奖,而非发泄什么不满。因社会背景已改变,发泄已没什么意义,反而面临断送前程的风险。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学莫言,写些迎合西方文学界的权威们的心理,突出我们革命运动中的某些负面罢了”。

  方方写《软埋》是不是复辟与反攻倒算?是不是发泄不满?老爷子这类评过了、批过了,不再赘述。

  说她“也就是学莫言,写些迎合西方文学界的权威们的心理,突出我们革命运动中的某些负面罢了”。这必须说清楚,弄明白

  “迎合西方文学界的权威们的心理”,明确的说是迎合“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的心理。这个评委会人民日报评论员早就指出: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迎合反动组织的作家,是什么作家?是以文卖国的作家!莫言之所以得“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给他的“授奖词”,说的十分清楚。这种以文卖国的行为,有良心的作家能够追求吗?

  莫言的《丰乳肥臀》,方方的《软埋》都不是“突出我们革命运动中的某些负面”。他们突出的是攻击、诽谤共产党!这一点“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的先生们,看的比三无战神网友看的准确。

  三无战神说:“阶级斗争,是一种暴力方式体现的,你死我活的争斗。一场大战,有时数百万人,甚至是数千万人死伤,面对这些,老先生能把这些美名曰:非屠杀么?所以,老先生的提法,概念很模糊”

  这种流血的阶级斗争,正在世界上或大或小的进行着,自人类进入阶级社会社会,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我们的国家还会出现这样的阶级斗争吗?对此不能丧气警惕。美国战略东移,就是对着我们来的,它的军舰在我们家门口游弋,时不时地进入我们的海域,挑衅不断。党中央一再提醒我们:要居安思危。

  三无战神说:“老爷子这类,什么都爱上纲上线,与阶级斗争乱联系,其实就是极左思想严重的人”。

  不是“老爷子这类,什么都爱上纲上线,与阶级斗争乱联系”。而是方方和方方的支持者、吹捧者,上纲上线,挑起了支持、吹捧与批评的这场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重复几句方方和方方的支持者、吹捧者们的言论。

  新华网记者王志艳的报道——

  方方说,“土改”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曾极大影响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生态。无数人因其改变命运,每一个经历者都有着难以名状的悲欢苦乐。为了不再让后辈背负伤痛,很多人不愿意记忆、述说当年的经历。而方方以其特有的犀利、冷静,追索、再现这段历史中发生的个体故事。

  评论家白烨的直观感受。他认为《软埋》是方方的一次突破,她站在文化的立场上不断打捞历史,又拷问历史,呈现了被遮蔽与尘封的真相,“方方以小说的方式描写的历史,具有史学家的品格,胜过很多历史著作。”

  《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说:“这部小说有一股地火般的‘内热’。

  新华社记者白瀛报道方方得奖时说——

  《软埋》讲述了一个女人命运的故事。四五十年之间,主人公从一个乡绅的儿媳成为一个勤勉慈爱的保姆,从一个失忆的女人变成一个沉溺于往事却没有了知觉的植物人。她的故事里包含了太多的伤痛和宽容,太大的失落和满足,太详尽的记忆和太彻底的遗忘。

  第三届路遥文学奖评委会给方方的颁奖词——

  “在2016年发表的诸多长篇小说中,方方的《软埋》是一部结实、厚重、令人深思的现实主义力作。小说以精致的结构呈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具有强大的历史穿透力和美学的丰富性。她固然不是选取土改题材的唯一作家,但她却是把同类题材处理得恰到好处的作家,让批判性与文学性达到了很高程度的融合。”

  时间如一幅沉重的铁幕,吞噬了一个个曾经鲜活的人物,连同那些惊心动魄的事件场景,风化在寂寥的历史深处,遮蔽了历史的本来面目。

  人民文学出版社原副总编、《当代》杂志原主编何启治,代表“路奖”评委会向方方颁发荣誉证书后说——

  方方的作品从一个新的角度真实地反映了革命过程中的真实故事。雨果曾经对此有过严肃的思考,认为在绝对正确的革命之上还有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方方的《软埋》就是这样一部作品,是为人类写的一部书。

  在《软埋》首发式上——

  方方说:我的这部小说,只是想通过人的命运或那些导致命运转折的细微事件,来提醒人们,我们曾经经历过什么。

  作为记录人,就按我自己的方式把它记录下来,甚至不见得要别人认可这些。

  三联书店前总编辑李昕说——

  他觉得“软埋”这个词有很丰富的含义,可以跟我们的生活联系起来,“凡是在生活中回避矛盾而故意隐瞒事实真相的情况,都可以叫软埋。比如我们经常说的发大水,我们总看到各种各样的报道,很少有人总结水灾发生的原因,如果要总结的话,就会涉及到有一些人是要负责任的。有些人因为不愿意负这个责任,就不愿意你去总结。这个实际上在今天是一种掩盖真相,过一段时间之后就软埋了,被历史、时间软埋了。”

  施战军说——

  方方是人文知识分子小说家,很多人读了一两本书误以为她只是写现实矛盾,却忽视了她身上一直有的历史负载。方方用体恤的眼光让故事让人物透着光透着气,她的各种处理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更关注活着的人是怎么活下去的。

  文化发展网文化发展论坛说——

  方方回忆说,“文革”结束后,她正处于世界观形成的年纪,容易迅速接受新的东西,这让她重新审视自己过去学过的东西,那些已经接受的观念和教育。对于“土改”,她上学的时候知道,也读过小说。后来她发现自己接触的东西跟以前看到的是不一样的,就会有一些思考。“你会觉得你的脑袋不只是长在报纸上和宣传上,你的脑袋应该长在自己的肩头,有自己对于历史和现实的看法。”在《软埋》中,作家独立反思的力量不仅可以揭开尘封的历史,也可以为作品找到自身的意义和定位,为个人填补自我,为家庭找回源头。

  ……还有各种对方方的访谈录,不一一列举了。

  对以上这些言论,老爷子这类不能无动于衷!

  树欲静而风不止。树的摇动是风吹的,在风吹之下,树不能不动。

  他们十分嚣张!欺人太甚!老爷子这类不能不回应!

  2018年6月21日星期四

相关文章
  • 第三届“三毛杯”(2014)中国漫画大展征稿启事 2018-12-10
  • 回复@大雨582:不是负担就可以和稀泥了?没有与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相匹配的资源,谁还有继续创造的动力和空间呢? 2018-11-09
  • 目前的缓和,是美国中期选举特郎普需要外交得分。 2018-11-03
  • 滁州市委书记李明做客人民网 2018-11-03
  • 东电欲报废福岛第二核电站 开始考虑具体时间表 2018-10-24
  • 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坚定推动农村散煤的煤改气、煤改电 2018-10-24
  • 高三学生创意毕业照轻松迎高考 2018-06-23
  • 621| 185| 366| 863| 515| 408| 65| 905| 60| 532| 487| 833| 414| 330| 160|